NFV 选择恐惧症的运营商注意了,CT 厂商才是你的菜

发布时间:2017-08-16

1、从All IP到All Cloud,电信业别无选择
 
电信业在享受人口红利带来的业务高速增长之后,进入微增长新常态。电信运营商面临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巨大的挑战。
 
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运营商之间的竞争态势更加白热化。然而,围墙内你方唱罢我登场,围墙外的OTT大潮更加汹涌,不仅短信被OTT业务替代,曾是运营商安身立命的语音也面临被替代的境地。
 
面对这一切,运营商竟无计可施。究其原因,OTT几周甚至几天就可以推出一项业务,并基于基础版本快速迭代进化,而烟囱式的封闭业务架构和严谨冗长的测试流程使得运营商推出一项新业务往往需要长达18个月的时间。
 
多年未变的网络架构已成为运营商转型路上最大的掣肘。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毫不客气地指出,电信业比IT行业落后了30年,IT行业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转向开放的架构,产业链日益强壮,业务创新充满活力。而电信业采用封闭的构架,产业链日益萎缩,创新越来越弱化。
 
陷入“阵痛期”的运营商不禁大声疾呼,要改变现状,走向开放,走入开源世界。
 
2、CleanSlate,放下包袱,重新来过
 
起源于斯坦福大学的“Clean Slate”计划给了运营商救命稻草,这项计划旨在利用SDN、NFV、虚拟化等诸多前沿技术实现网络虚拟化,实现业务和产品的快速迭代更新。
 
解运营商燃眉之急,SDN/NFV迅速在电信业打开局面,得到运营商的青睐。一向谨慎稳健的百年通信老店AT&T表示要在2020年实现75%的网络虚拟化;国内三大运营商则纷纷提出网络重构的战略,要用SDN、NFV和云建设一张智能的开放的网络。
 
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向NFV抛出橄榄枝。TBR Research最新发布的2016电信软件媒体网络(NFV/SDN)用户调查报告指出,全球的电信运营商都在不断发展NFV。
 
其中,美洲地区的电信运营商发展最快,这得益于美国市场的规模应用;EMEA地区同样紧跟时代潮流,33%的电信运营商已经部署NFV,而50%的运营商计划在未来的一两年内部署。而亚太地区的步伐则要慢一些,只有20%的运营商完成部署,不过,80%的电信运营商计划在未来的一两年内便采用NFV技术。
 
毋庸置疑,打破收入天花板,电信业已经迈上网络重构征程。
 
3、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经济学人》指出,云化,意味着电信业面临着一次前有未有的巨变。网络重构,运营商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更要拥有顶层设计的全局观。深谙通信领域的专家指出,战略路线的选择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运营商网络重构之路是否顺利。
 
来自咨询机构的调研分析结果显示,电信运营商倾向于选择由NFV集成商进行NFV解决方案的整体交付。
 
目前,NFV集成商分为两大阵营,IT背景主导和CT背景主导。其中,前者的代表是VMware、Redhat、HPE、Canonical、Mirantis、WindRiver等,后者则是四大通信设备提供商——中兴、华为、爱立信、诺基亚。
 
两大阵营的差异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电信功能增强产品支持能力存差异。
 
无论变与不变,CT应用的要求是永远在线,可靠性是必须项,从硬件到应用层都要确保99.999%可用性;而IT应用是不需要的。这就导致传统IT背景厂家在原来IT领域的应用可靠性要求远低于CT应用要求,因此,IT厂家在NFVI层的功能开发方面,缺少电信增强的内容。举个例子,德国电信建设专用NFVI,服务于电信应用。VNF演进方面,原计划除MGW, 所有vCN 2017就绪,实际因IT云(Ubuntu)在面对CT应用关键需求欠缺,推迟vSBC/vEPC商用。
 
其次,定制化服务能力存差异。
 
一直以来,IT企业的主营业务在互联网和垂直行业领域,电信业务在其目标市场所占比重很小,IT厂家更希望卖通用的软件系统,而把面向行业的集成交给第三方。因此,选用IT背景的集成商,在运营商功能需求的定制化响应速度和能力会存在较大的隐患,甚至影响运营商业务的正常发展。
 
再次,集成服务交付能力存差异。
 
按照运营商三层解耦的目标网络,NFVI层需要适配各种业务VNF,网络之间的接口众多,提供NFVI层的设备厂商需要作为主集成商来保证网络的最终交付。而IT厂家对于电信领域业务基本没有任何经验,缺乏对于通信网络业务的理解,产品集成能力无法满足运营商的要求,网络交付会存在很多问题。
 
再举个例子,部署网络虚拟化的先驱运营商Telefonica,2014年实施UNICA下一代电信云架构,惠普中标,然而由于实施过程中不能满足需求进度要求,被解除合同。2015年重新招标,爱立信(Mirantis)中标, 但由于平台不成熟,商用进度再次推后。为保证虚拟化进度, 2016年第二季度,Telefonica在各分支机构采用VNF厂家自有虚拟化平台建设, 实现二层解耦部署,最后实际采用中兴通讯和华为的NFVI来进行部署虚拟化。
 
最后,长期的服务支撑能力存差异。
 
通信网络对于服务支撑能力要求极高。一方面,由于通信网络业务需求发展较快,新功能的提供响应时间有较高要求;另一方面,对于网络故障的处理响应时间也有一套高标准。传统CT设备厂商拥有遍布全国的维护支撑队伍以及24小时随时响应的机制,是传统IT背景厂家无法比拟的。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传统IT背景厂商在网络虚拟化方面能力薄弱,需要选择与其他合作伙伴形成整体解决方案,例如如何增强数据中心网络,更有效地提升网络性能,如何与SDN WAN形成端到端的联动机制,确保端到端的服务自动化,IT应用在这些需求上没有CT应用迫切,由于需求和经验的缺失,IT厂家在增强型云网集成过程中,存在交付风险且故障排查响应速度有限。
 
4、结论不言而喻
由于大部分采用IT厂家的NFVI进行CT虚拟化网络部署的项目以失败告终,国际大T已经转为选择CT厂家来部署NFVI。
 
提及一点,开源不可阻挡,OpenStack已经成为运营商和企业部署云业务的事实标准架构。
 
2012年,沃达丰便提出电信云的战略,由于当时OpenStack刚起步,商用成熟度未得到验证,最终沃达丰选择VMware。但事实上,沃达丰内部关于开源和封闭两种技术路线的争论一直未停。2017年,沃达丰正式引入OpenStack作为NFVI的基础架构,而基于VMware的NFV只有零星部署,预计后继主流NFVI依旧采用OpenStack。
 
在电信网络重构的过程中,IT厂商和CT厂商的PK还在持续,IT厂商在试图通过与CT厂商联姻一起共飨盛宴,而CT厂商则快速融入到整个开源生态圈并依托在CT领域多年的业务经验,打造自身独特的优势,以中兴为例,中兴虚拟化产品以OpenStack/Docker开源为基础,进行了面向NFV的高性能、高可靠、高安全、易运维等方面的增强 ,并结合其在SDN网络方面的优势,打造面向弹性网络和弹性计算的融合解决方案。此外,中兴还积极参与开源社区的各类活动,分享代码为社区做贡献,并通过自建OpenLab进行多厂商部件的预集成,打造完善的生态系统。